男子酒后持刀刺伤女儿后跳楼 二人均抢救无效死亡


作者表示,武汉最早的病毒样本包含了较少的遗传多样性,这些病毒样本都拥有一样的近代共同祖先,这可能会阻碍详细的病毒进化的系统发育和系统地理推断。尽管如此,作者仍然认为,武汉公共卫生部门在发现第一批肺炎病例方面做了出色的工作。

“不幸的是,华南海鲜市场上明显缺乏直接的动物样本,这可能意味着很难,甚至不可能准确地识别出这个地方的任何动物宿主。”作者表示。

为了验证上述推测是否正确,研究者认为,回溯追踪2019年12月之前呼吸道症状患者的样本,有助于揭开病毒是如何“隐性”传播的谜团,但也提出了这一工作的难度。作者表示:“对呼吸道感染的回顾性血清学或宏基因组学研究将有助于确定这种情况是否正确,尽管这样的早期病例可能永远不会被发现。”

2020年美国大选民主党参选人、前副总统拜登也在美媒NBC的节目中表示:“特朗普的支持率上升是典型的美国人反应,每一次面临重大危机,总统的支持率都会上升。”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29日在首都堪培拉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说,上周这个时候,该国新增病例的日均涨幅大约在25%至30%,但近几天已下降到大约13%至15%。他说,当前虽然增长率依然很高,但各项防控措施的落实加上澳大利亚人的配合,将会对控制病毒传播产生积极影响。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所研究员刘卫东对新京报记者表示,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支持率只是小幅上升,存在不确定性,不会持续太久。提升的那部分支持率应该仅限于共和党选民和左右摇摆的选民,这可能与美国政府通过2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有一定的关系。“这样的高支持率要想持续到下半年,我觉得不太可能。”此外,疫情之下特朗普的支持率上升,这和9·11事件后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支持率飙升有相似之处。

历史上,“聚旗效应”不断在美国总统身上应验。在古巴导弹危机中,时任美国总统肯尼迪的支持率在1个月内从61%升至74%。2001年9·11事件发生,时任美国总统布什9月的支持率为51%,当年10月支持率飙升至85%,上升幅度创纪录。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副所长田德文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英首相约翰逊的支持率升高,体现了“聚旗效应”,可以说在疫情之下,国际政坛普遍受到这种效应的影响。约翰逊一开始提出“群体免疫”,不采取强制性的封锁手段,很大程度上可能是无奈之举,存在体制方面的原因。之后首相本人感染新冠病毒,选民产生同情心和同理心,这也为约翰逊赢得了一些支持。

当地时间3月29日,特朗普在记者会上描述了纽约医院的“惨状”,称从未见过这么糟糕的情况。他直言:“若不采取任何措施,美国将有220万人死于疫情,但在他的领导下,可以将死亡人数降至10万。”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政治学教授马修·鲍姆(Matthew A. Baum)发现,“聚旗效应”的根源在于独立派人士,而且当国家陷入分裂或经济恶化时,“聚旗效应”会更加明显。